爆笑王妃宠翻天 270:你是不是有隐疾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玄幻奇幻爆笑王妃宠翻天 270:你是不是有隐疾 上一章:269:让她侍寝章节列表下一章:271:生子嗣重任,由皇后完成 热门推荐:干爹和那些干儿子未来之当妈不易足球万岁牛男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末法王座安息日侯府
..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玄幻奇幻爆笑王妃宠翻天 270:你是不是有隐疾

  上一章:269:让她侍寝章节列表下一章:271:生子嗣重任,由皇后完成

  热门推荐:干爹和那些干儿子未来之当妈不易足球万岁牛男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末法王座安息日侯府商女穿越之复仇永夜君王

  听到他的夸赞,洛颜儿开心的笑了:“多谢皇上的赞美,只要皇上喜欢,以后皇上想什么时候看,只需与臣妾说一声便可,臣妾随叫随到。”

  洛颜儿陪着笑道:“皇上这话说的,你我是夫妻,皇上就是臣妾的天,臣妾的依靠,臣妾不对皇上好对谁好啊!皇上,今晚的夜空很美,要不咱们到院子中去赏月吧!”继续讨他欢心。

  洛颜儿立刻听话道:“皇上如此关心臣妾,臣妾好感动啊!臣妾听皇上的话,这便去换衣服,然后陪皇上去赏月。”再次走进内室,然后换了身厚一点的衣服出来。

  在屋顶落下来之后,洛颜儿兴奋道:“皇上,你的轻功好厉害啊!有时间可以教教臣妾吗?”若是自己能学会轻功,那回到现代,还不闪瞎所有人的眼啊!拍古装戏的时候,就不用吊威亚了。

  洛颜儿立刻点头如捣蒜:“想学啊!我觉得轻功很厉害,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快速逃走。”若是自己学会了轻功,想出宫的时候,直接飞走不就行了,不需要躲躲藏藏怕被人发现了。”

  百里御风也想到了这个,万一有一天她想和太子一起离开,自己教会了她轻功,岂不是成了为别人做嫁衣。

  “女孩子还是不要学武功的好,轻功也并非皇后想的那么简单好学,没有一点武功功底学轻功,是很吃苦的。皇后只要老实的待在宫里,就绝不会有危险,所以无需担心。”百里御风拒绝了她。

  洛颜儿虽然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想着有事相求,便不与他争辩了,乖巧道:“那好吧!等皇上想教臣妾的时候,臣妾再学吧!”这货还是不相信自己,肯定担心自己有一天学会轻功和太子私奔了。

  二人在屋顶坐下,看着空中的明月,洛颜儿感慨道:“晚上的时候,就数月亮最美,最耀眼。不管是古人还是后人,他们都是看着这同一轮明月,明月见证着每一个朝代的辉煌,衰败,重起。

  今晚的月亮,好美,好亮啊!”爸爸妈妈此时也会看着这轮明月吗?这可能是自己与远在千年之后的父母,唯一能共赏的一个东西。

  “今晚的月亮并不圆,所以它并不是最美的时候,现在的它是有缺陷的。”百里御风淡淡道。

  “可是我觉得有缺陷也是一种美啊!人生干嘛事事都追求完美,太过完美也是一种缺陷啊!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不完美是什么样的。”洛颜儿觉得凡事尽力就好,没必要非要追求完美。

  百里御风听了她的话,淡淡的笑了:“皇后总是有那么多歪理。”不过这些歪理听上去又那么有道理。

  “其实皇上心里是赞同臣妾的说法的对不对?只是太傲娇了,不好意思承认罢了。皇上,做人总是端着会很累的,该放松的时候就要放松放松,现在又没有别人,你在臣妾面前,无需这样端着啊!放松下来,让自己的心轻松轻松。”洛颜儿将头依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夜空,思念着家人。

  虽然与他从一开始便有各种的误会和不满,可冷静下来想一想,自己在这个陌生的时空能安全的过每一天,还是要谢谢他的,若不是有他这个夫君,只怕自己这个格格不入的外来者,早就被人当成妖怪给杀了。

  她的依靠,让百里御风的心不自觉的加快了跳动,心里升起喜悦,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她的靠近。

  洛颜儿,若是你真的能放下太子,安心的留在朕的身边,朕向你保证,绝对会护你一世周全的。

  洛颜儿喃喃道:“最近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对臣妾来说可能是大事,但对皇上来说都是些小事,皇上不知道也罢。”

  “既然皇后说夫妻一体,那么皇后遇到事情,就应该第一时间与朕说。”百里御风成功进入到了洛颜儿设计好的圈套里。

  洛颜儿听他这么说,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嘴上却假装不想说道:“皇上每天日理万机那么忙,臣妾真的不想因为这点小事烦皇上。”

  嘎!这就尴尬了,这货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也太不善解人意了,如果他不是出生在皇家,肯定连个老婆都娶不到。

  百里御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丫头的心思其实很简单,什么都写在脸上,她今晚如此热情,定是有事想求,现在却又故装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真的很搞笑。

  洛颜儿故作犹豫道:“其实臣妾不想给皇上添麻烦,可这件事若是不说出来,臣妾又怕将来对皇上不利,所以臣妾犹豫再三之后,觉得还是应该让皇上知道。”

  “既然皇上想知道,那臣妾便说了。”洛颜儿不再客气,省的这货又不按常理出牌。

  洛颜儿坐直身子,看向他问:“皇上,最近九王爷可还老实?”立刻把话题拉到了百里墨寒身上。

  洛颜儿气呼呼道:“这个百里墨寒,太可恶了,皇上同意臣妾出去做生意,臣妾便与十七叔和另一个合伙人在外面开了一家护肤品的店,每天的生意很是火爆,结果就遭来了别人的妒忌,居然有人偷偷向官府施压,让官府关了我们的店,后来十七叔和第一商派人调查得知,竟是百里墨寒所为。

  百里墨寒与太子向来走的近,自从自己登基称帝,他便以身体不适为由不来早朝,分明就是不认可自己这个皇上,他心里还在想着将来帮太子抢回皇位,按理说洛颜儿应该会帮着百里墨寒,因为他们都是太子一伙的,为何会在自己面前告他的状呢?

  “当然是真的,百里墨寒太卑鄙,太可恶了,他欺负臣妾就是欺负皇上,臣妾不过是一个小女子,与他无冤无仇,他没必要与臣妾一个小女子为敌,他这么做,还不是不满皇上,所以才会拿臣妾开刀,皇上,这种人,不能轻饶,否则迟早成为隐患。”洛颜儿觉得这种背后使阴招的小人,就应该严惩,给他点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欺负人了。

  “皇后真的希望朕严惩九王?”百里御风继续试探。看看她说的到底是真心话,还是只为了取得自己的信任,故意这么说的。

  洛颜儿立刻点头如捣蒜:“当然是真的,这种人就是人渣,安全隐患,,如果这时候皇上不将他压下去,将来他肯定会冒出来威胁皇上的。”九王就像是地鼠一样,冒出头来就得狠狠的打,打得他不敢冒头,敢得罪老娘,整不死你。

  “皇后的担心朕也想过,九王从小在废皇后身边长大,与太子的感情很好,如今废皇后被父皇下令关在了京城外的行宫,而太子被囚禁天牢,他一直对朕不满,觉得是朕设计的这一切,陷害太子和废皇后,抢了太子的皇位,所以心中对朕很不满,朕也担心将来他会步废太子的后尘。可兄弟一场,朕也不想赶尽杀绝,所以一直在给他机会,可是他却始终不来早朝。

  朕答应过父皇,只要其他兄弟诚心归顺,便不伤他们性命,所以朕也不知该如何安置他。”继续试探洛颜儿,她真的会不顾太子身边的人吗?太子出事后,她拿出了自己所有的钱财,帮忙安置东宫的人,就是想帮太子保存住实力,而百里墨寒是太子最信任的人,也是有能力帮太子的人,她真的不帮太子保护他吗?

  “皇上,那你可以利用这件事,好好的惩罚惩罚他,不能让他如此嚣张,身为帝王,该狠心的时候就得狠心,父皇既然说诚心归顺你的,可饶恕他们性命,可九王明显对你有意见,若你依旧对他放纵,他还觉得你好欺负呢!长此以往,朝臣们也会觉得你这个皇上太优柔寡断,甚至是好欺负,也会纷纷效仿的,这是个很坏的影响,所以该出手的时候,必须出手,就算不要他性命,也要小惩大诫,杀鸡儆猴。

  他竟敢暗中威胁官府关了臣妾的店,那在皇上看不见的地方,还不知道做过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呢!皇上可得重视此事,关臣妾一家店看似事小,可这背后的目的和心思,可不那么简单,这是在试探皇上呢!”洛颜儿觉得自己此刻就像那妖媚惑主的苏妲己,不过苏妲己残害的是忠良,她残害的是坏人,还是不一样的,自己这是为民除害。

  “朕觉得皇后说的有道理,明日朕会找九王好好谈谈。”百里御风承诺道,未在她脸上看出什么算计和不自在,她好像真的很希望自己严惩百里墨寒。

  洛颜儿听后开心的笑了:“多谢皇上,那臣妾的店怎么办?臣妾的店今日已经损失了很多钱,若是明日再不能开门,又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朕会下令,让官府不再封皇后的店,明日店正常开门。”百里御风看到她的笑脸,自己的心情也不自觉的好起来,真希望她每天都能这么开心。

  洛颜儿听了,兴奋的一把抱住了百里御风:“皇上,你太好了,你怎么这么好呢!你是臣妾见过的最好的夫君,臣妾能有皇上这么好的夫君,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扬起小脸看向她,笑面如花。

  百里御风看着她如花的笑脸,娇俏迷人,无声的诉说着诱惑,实在忍不住心里的蠢蠢欲动,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洛颜儿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在心中骂道:又占老娘便宜,帮点小忙就吃老娘豆腐,不过——看在你允许老娘的店明天开门的份上,这个吻就当是对你的回报吧!

  一吻结束后,百里御风看向她,眼底划过一抹邪魅道:“皇后可还记得今日上午朕在太后寝宫外说的话?朕说今晚让皇后侍寝。”

  洛颜儿听到这话,一把将他推开,拒绝道:“皇上,使不得。臣妾,臣妾今日不能侍寝。”

  呃?“那个——心理准备,心理准备是很重要的,否则会让皇上扫兴的,皇上,咱们虽然是夫妻,可之前太过生疏了,虽然现在的关系比以前缓和了很多,但也不能进展的这么快,咱们还是慢慢来吧!要不就从恋爱开始吧!一步步来,把感情的基础打结实了,那种事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皇后要与朕恋爱?”百里御风没想到洛颜儿会说出这番话,其实自己也就是逗逗她,没想过真的让她侍寝,他还不至于去强迫一个女人。本以为她会很冷漠的拒绝,可是她竟说从恋爱开始。

  洛颜儿看向他,大胆的伸出手挑起他的下巴道:“看在这位公子这般英俊的份上,小女子就委屈一些自己,与你谈一场只有风花雪月,不牵扯到权力地位,阴谋算计的爱情吧!”说实话,这货长得还真是好看,虽说右相也很英俊,但和他比起来,还是他更胜一筹,而且气场也不是一般男子能比的,还真是人间极品,若是能在回去前,与这样一位大帅哥谈场恋爱,应该也是赚到了。可有一点不好,他是皇上,身为皇上,身边女人太多不说,还喜怒无常,和这种男人谈恋爱,应该会很危险,而且太后也不喜欢自己。

  所以自己还是应该慎重,这个男人虽然绝色,但不是自己能轻易招惹的,还是赶紧将这个小心思掐灭吧!

  先将今晚应付过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不是快要选秀了嘛?到时给他多选几个漂亮的,会迷惑人的女子,到时他的注意力便会从自己身上转移。

  百里御风握住她放在自己下巴处的手,看着她温和了语气道:“皇后心中真是这么想的?”

  洛颜儿为了自己今晚能躲过此劫,立刻点头:“嗯!臣妾怎敢欺骗皇上呢!”故作羞涩的低下头。

  洛颜儿暗暗松了口气,自己的清白算是保住了,赶紧转移这个话题:“皇上,明日九王进宫后,臣妾可否见见他?”

  洛颜儿气愤道:“他害的我的店关门一天,损失了那么多钱,我自然要找他要回来啊!我要让他双倍奉还,这便是暗地里使坏应该得到的下场。”

  百里御风听她这么说,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宠溺的点了下她的鼻尖道:“你这个小财迷。”

  百里御风点点头:“好,朕同意,既然九王让朕的皇后损失了这么多钱,这个钱自然要让他出。”

  “没错,皇上,这可不是臣妾一个人的钱,咱们是夫妻,臣妾的钱就是皇上的钱,咱们可不能白白的损失了这些钱。”洛颜儿一脸认真。

  其实他很享受这种被她依靠的感觉,很高兴她在遇到委屈的时候能与自己说,让自己为她做主。

  二人又在屋顶坐了一会儿,百里御风便带着洛颜儿飞了下来,毕竟现在是冬天,怕待得太久她会冻着,而且她的衣着很单薄。

  “飞霜,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九王进宫了,皇上宣我过去?”洛颜儿可没有忘记昨晚说的事,只要有关钱的事,她都会记得很清楚。

  飞霜恭敬的回道:“皇上还未退朝呢!属下是奉皇上之命来给娘娘送东西的。”接过身后宫女手中的东西。

  洛颜儿看到飞霜手中端着的东西,眼睛都亮了,立刻站起身,走到她面前问:“这是什么?”

  飞霜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道:“这是一件白狐的大氅,皇上说天越来越冷了,皇后娘娘出门的时候要做好保暖,以免着凉。”

  洛颜儿立刻伸手去抚摸这件大氅,心里喜滋滋的,这手感也太好了吧!这柔软度,这柔滑的感觉,这可是有钱都不见得能买到的。

  飞霜见状很开心,之前主子送给娘娘那么多东西,娘娘从来都不收,没想到今日竟然收了,娘娘对皇上的态度真的发生了改变。

  百里御风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时,百里墨寒姗姗来迟,走进来,语气很是不屑道:“参见皇上。”

  “既然好多了,那就早些来上早朝吧!朕刚登基不久,很多事情需要忙,还望九弟能帮帮皇兄。”百里御风用很友善的语气与他说。

  百里墨寒却冷哼一声道:“皇上如此神武,什么事情解决不了,还需要九弟帮什么忙,九弟近来身体不好,只怕帮不了皇上,还请皇上找他人吧!”

  百里御风并未生气,他料到百里墨寒会这样说,毕竟他之前与太子走的那么近,一直支持太子,如今自己登基,他心里肯定不服气。

  “既然九弟身体还未好,那就再修养一些日子吧!等修养好了,随时欢迎九弟回朝堂。”百里御风语气诚恳道。

  “如果皇上今日宣我来是为了说此事的,现在说完了,臣弟告辞。”起身便要离开。

  百里墨寒转身看向他,质问:“皇上还有何话要问,还请快点说,臣弟还有很多事要忙呢!”说这番话明显没将百里御风放在眼里,刚才还说什么身体不好,不能来早朝,现在却说有很多事要忙,分明就是不想帮皇上处理朝堂上的事。

  “既然九弟如此忙,那朕就长话短说,九弟为何要让官府的人封了十七叔和第一商的店?”百里御风直入主题。

  百里御风淡定自若,他不会仅听洛颜儿一面之词,便将他宣进宫来质问,否则就像现在这样,若是没有证据,如何再进行下去。

  他自然会派人去调查清楚,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他,才会将他宣进宫来问,十七叔和洛颜儿可凭自己的猜测与他说,但他身为一国之君,必须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宣当事人到面前质问。

  “九弟既然不承认,那朕只能将官府的人宣来与九弟对质了。赵公公,宣林大人进来。”百里御风下令。

  “林大人,你现在说说吧!九王可有命令你封了十七王爷和第一商的店?”百里御风声音虽然不高,但不怒而威的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林大人不敢有隐瞒,立刻如实说了出来:“是,是九王爷让微臣封了十七王爷的店,还威胁微臣,若是自己不照他说的做,就让微臣和家人,在京城待不下去,甚至丧命,微臣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却不能不在乎家人的生死。

  九王爷还说,若是微臣同意按照他说的做,便给微臣一笔银子,银子微臣带来了,一文未动。”

  “皇上只听林大人的一面之词便要定臣弟的罪,难道就不怕别人说您诬陷臣弟吗?”百里墨寒不承认。

  “既然如此,那朕再让九弟看一样东西。”拿出一张纸:“这是这箱银子的出处,这些银子是从慧运钱庄取出来的,一共是五千两,银子的下面有慧运钱庄的标志,钱庄每取一笔银子,都会有记录,特别是这种大量银子,更会特别记录,以防出漏子,九弟虽然没有亲自去取,但派去的人,朕也让人找来了,正是九弟手下的人,需要带上来质问吗?”

  百里墨寒冷声道:“不必了,没错,是臣弟让林大人封的十七叔他们的店,臣弟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是为了朝堂和后宫的稳定。”

  百里御风冷声开口:“你们都先退下吧!林大人尽管放心,你在京城的安危以后由九王爷负责,若是你和你的家人在京城出了什么事,朕会拿九王是问。”这样便阻止了百里墨寒对林大人对他的家人动手。

  “九弟说说原因吧!威胁朝廷官员,给官员大量银子收买他为你做事,若是说不出原因,是什么罪名,九弟应该清楚。”百里御风的声音冷了几分。

  百里墨寒却冷哼一声道:“皇上让自己的皇后出去做生意,这是何规矩,皇后身为一国之母,不帮着皇上好好的管理后宫,却偷偷的去和别的男人一起做生意,此事若是传出去,就不怕引起朝臣和百姓不满吗?

  身为国母,不能为天下女子做好表率,而是做这种不守妇道之事,皇上不好好管管自己的女人,反倒在这里责怪臣弟,臣弟这么做,也是为了皇室的颜面。”

  “九弟果然知道十七叔的店是与皇后一起开的,但朕并不觉得女子做生意有什么不妥,九弟也在商场,应该知道他们店每天的生意如何,女子做生意若都能有这样的效果,那咱们傲岳国会更加的强盛富强的。咱们傲岳国对女子的管束太多也太严厉了,其实应该适当的放松一下,也让有能力的女子能发挥自己的能力,为国出一份力。”经常与洛颜儿接触,思想竟有些改变了。

  百里墨寒却不屑道:“男人难道没有能力将一个国家治理好?需要用女人出去抛头露面去做事?皇上若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尽早将这个位子让给有能力的人。”

  “九弟,请注意你的言词,祸从口出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百里御风这话里带着浓浓的警告。

  百里墨寒冷声道:“臣弟这么做是为了皇家的颜面,若是皇上觉得臣弟做错了,想惩罚臣弟,臣弟也无话可说。”

  “皇后是朕的皇后,是非对错别人没有资格去评价,去惩罚。”百里御风很不悦,除了自己,没有人有资格惩罚她的皇后。

  他该不会是爱上洛颜儿了吧!之前他从不会将洛颜儿的事放在心上,二人的关系很是冷漠疏离,可是今日他的言语中却处处对洛颜儿充满保护。

  “皇上如此纵容自己的皇后,就不怕别人知道后,联明上奏,让你废后?”百里墨寒质问,话语中却带着威胁。如果不是之前太子皇兄与自己说,不管什么时候都莫要做伤害洛颜儿的事,他根本不只是简单的关她的店,而是让人直接参她一本,让她无法再做这个皇后。

  “九弟这是在威胁朕吗?”百里御风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但说出的话,却带着威严,让人生畏。

  百里墨寒却依旧强硬道:“臣弟不敢,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皇后继续做生意,总会有人知道的。”

  “这件事不是九弟应该关心的,九弟只需管好自己就好,莫要做逾越之事。”百里御风冷声警告。

  洛颜儿一身华丽的宫装走进来,盈身行礼:“臣妾参见皇上。”声音温柔,嘴角带着笑意。

  百里墨寒看到这一幕很生气,这个女人,还真是水性杨花,势利眼,之前觉得太子将来能登基称帝,便与太子相爱,如今百里御风登基称帝,便对百里御风讨好献媚,贱人。

  “皇后免礼。皇后来的正好,让官府封你店的人的确是九弟,九弟也已承认,现在你有什么话就和九弟说吧!”百里御风的声音也明显温和了不少。

  洛颜儿看向御书房内的另一个男子,原来他就是百里墨寒啊!别说,这皇家男人的颜值,还真都不是一般的高,个个都是精品啊!这长相,若是在现代,进入娱乐圈,那也是少女杀手啊!

  洛颜儿走到百里墨寒面前,看向他,质问道:“九弟啊!说说吧!为何要让人关本宫的店?”

  九弟?百里墨寒听到这个称呼很意外,虽然之前见过洛颜儿多次,但她每次对自己的称呼都是九王爷,因为她爱的人是太子皇兄,即便是嫁给了百里御风,也从未承认过自己的身份,所以她不会跟着百里御风叫自己九弟,今日竟叫自己九弟,难道她是承认了自己是百里御风的人。

  “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天下女子的表率,却出去做生意,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损国母的身份吗?臣弟这么做,是为了皇室的颜面。”百里墨寒觉得自己做的没错,他就是要给这个女人一点小小的教训,不能让她太顺了,皇兄现在被关在天牢里,她却每天享受着皇后的尊贵,还去做生意挣钱,日子过的好不惬意,只怕早就忘了皇兄。

  “这种事情还需要宫规规定吗?只要是有教养的女子,都不会做这种事情。”百里墨寒的语气里带着嘲讽。

  “臣弟可没有说皇后娘娘没有教养,臣弟只说有教养的女子不会去做生意,皇后娘娘故意要对号入座,那臣弟也没有办法。”百里墨寒不卑不亢,他怎会怕一个女人的威胁呢!

  “九弟好像很看不起女人啊!女人难道就不能做生意吗?本宫的生意比别人做的差吗?我怎么觉得九弟是嫉妒呢?”洛颜儿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如此看来,九王爷是看不起女人,那九王爷可曾想过,自己的母亲也是女人,把你养大的废皇后也是女人,将来你孩子的母亲,也会是女人,你如此看不起女人,不觉得自己的人品有问题吗?”洛颜儿的语气不慌不忙,平静淡然,但说出的话却让百里墨寒很不悦。

  “我何时说过看不起女人,我只是觉得女人不应该出去做生意,女人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而不是去做这种让人耻笑的事。”像百里墨寒这种男人,大男子主义特别严重,所以根本不可能接受女人出去做生意这种事。

  “谁说女人只能相夫教子,本宫虽然做生意,但后宫管理的也很好,与皇上的感情也很好,把自己的家庭和事业都兼顾到了,这才是真正的女人,而不是只每天围着男人和孩子转,那样的女人其实是很可悲的。

  男人还是希望女人能有自己的事情做,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散发出个人魅力,为何有很多男人有了成就之后,就把自己的糟糠之妻休了呢!因为女人为了家庭和孩子,成了黄脸婆,结果男人便跑了,去找更年轻的女人,而一心为家付出最终得到的却是被男人抛弃,冤不冤,傻不傻?所以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要把精力都放在男人身上。

  当女人又美,又漂亮,又有钱,事业有成,男人肯定每天围着你团团转,所以女人要活出自我,这有这样,家庭才会更幸福,自己的男人才会更重视自己。

  所以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呢?九王爷有什么资格封我的店呢?你是我什么人呢?”说了一番长篇大论之后,洛颜儿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百里墨寒都被她绕懵了:“我,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她,只能说:“反正女人就不该出去做生意,特别是有身份的女人。”

  百里御风小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这丫头的口才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反驳的,没想到向来冷傲又嘴毒的九弟,也会在她面前无话可说。

  洛颜儿听了,鄙夷的摇摇头:“像你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冥顽不灵。你这话我是极其不赞同的。越是有身份的女人,越应该更努力,更拼命,这样才会让平凡的人看到,人家已经有钱有势有身份了,还如此努力,他们一无所有,还有什么资格不努力呢!这也是给男人一个激励,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国民的斗志,让他们更有拼搏精神,这便是身在高位之人的表率作用。

  本宫身为一国之母,口腔执业助理医师电子化注册过就应该为天下百姓做好表率,让别人说起皇后娘娘的时候,会骄傲的说,我们的皇后娘娘很能干,在宫里能帮皇上管理好后宫,在外面又能将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让更多的人有事情做,有好的商品用,他们也会跟着学的。这难道不是为皇家争光吗?

  还有九弟一直说本宫不应该出去做生意,既然皇家没有规定皇后不能去做生意,我为何不能做呢?不能因为别人没有做过,我就故步自封吧!

  倒是九弟你,我可听说了,咱们傲岳国可是有规定的,在朝中有官职的人,是不能做生意的,虽然九弟最近未来上早朝,但一直有职务在身,按理说是不能出去做生意的,可是显然,九弟违反了国法规定。”

  百里墨寒却气定神闲道:“本王是先皇特许可出去做生意的,所以本王没有违反国法。”

  “是吗?那本宫也是皇上特许的,难道先皇的命令可以,皇上的命令不可以,若是九弟觉得本宫没有资格出去做生意,那么九弟也没有这个资格。因为皇上的权利都是一样的,除非九弟心中没有我们皇上,对我们皇上不服,或者有谋反之心。”洛颜儿早已给百里墨寒挖好了坑。

  洛颜儿却勾唇笑了:“九弟,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你的皇嫂,若你没有不臣之心,我怎会诬陷你呢!你和你皇兄可是兄弟,他很是器重你,我们相信你没有不臣之心,可最近总有大臣暗中举报你,说你有不臣之心,弄得你皇兄很是心烦,若是不处理,也会落人话柄的,今日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们就问你一句话:你是否有谋反之心?只要你说的,我们都信。”

  洛颜儿好脾气的笑道:“说吧!不管你说什么,今日你皇兄都不会治你的罪,都会放你离开这里,皇上,你说是吗?”

  百里御风没想到洛颜儿会说这个话题,只能配合的点点头:“皇后说的没错。不管今日九弟的回答是什么,朕都不会怪罪于你。”

  百里墨寒看了眼二人,即便心中不敢承认百里御风这个皇帝,可是也不能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有谋反之心,就算今日能活着离开这里,之后百里御风也会对自己动手的。

  洛颜儿赞赏的点点头道:“九弟与本宫想的一样,既然九弟没有不臣之前,为何不来早朝呢?就是因为九弟不来早朝,才让人说闲话的。

  所以皇嫂劝九弟,没什么事明日就来早朝吧!免得落人话柄。”这家伙一看就欠治,听青绾说皇上最近为了九王爷的事心烦,若是自己能帮百里御风解决这件事,他岂不是欠自己一个人情,以后自己即便是犯了过,他应该也不会严惩的。

  百里墨寒没想到洛颜儿竟会帮着百里御风劝说自己,夫妻二人轮流在这里与他说此事。

  “臣弟最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而且身体还有些不适,所以暂时还不能来早朝。”再次拒绝了上早朝之事。

  洛颜儿担心的问:“九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有事可不能瞒着我们,我们是你的皇兄皇嫂,都是你的亲人,你有什么事尽管与我们说,你自己不好解决,我们可以帮你。

  洛颜儿点点头道:“我也觉得像九弟这么有钱的人,不会欠地下钱庄的钱。那就是处理九弟身体不适的一些事,九弟,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啊?为何到现在还未好?

  听说你自打从边关回来,便说身体不适,不能来早朝,都这么久过去了,也不见好,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啊!

  哎呀!九弟也老大不小了吧!和我们皇上差不多年纪,皇上都成亲几年了,你身边却连个女人也没有,该不会是男人哪方面的隐疾吧!

  所以九弟也不好意思让大夫看,而是一个人扛着,九弟,咱们可不能因为面子,而讳疾忌医,那样只会耽误病情的。

  若是你不好意思与大夫说,我和皇上可以帮你找大夫,找一个不认识你的大夫,帮你好好的治治,这男人再有钱,若是哪方面不行,也是很抬不起头的。

  百里墨寒被洛颜儿说的又气又不好意思,冷声道:“我没病。”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爆笑王妃宠翻天的邻居:升迁有道:市委书记成长记战王独宠:杀手王妃千千岁灭仙神尊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法徒神仙微信群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空间修神魂修海贼王之功夫之王

  本站所有小说及评论均为网友发布!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立场无关!

http://www.wvw-180000.orgwww.wvw-180000.com,天龙心水论坛,www.48983.com,www.48kj.com,www.46681.comwww.wvw-180000.com,天龙心水论坛,www.48983.com,www.48kj.com,www.46681.com
关键词6| 99224曾道救世网官方网站| 香港大型免费门尾图库|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马经平特马经生肖图库彩图| 六合彩资料|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图| 正版综合资料一二三份无错版| 彩吧图库彩报中心| 状元红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