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我同意做你的皇后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不等墨羽说话,雪贵妃摇摇头:不,我不会跟他走的,皇宫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雪儿求皇上不要离开雪儿。 皇上轻抚她的小脸,眸中满是宠溺道:一直以来,朕尽自己所能的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可是这一次,朕做不到了,雪儿,一定,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

  不等墨羽说话,雪贵妃摇摇头:“不,我不会跟他走的,皇宫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雪儿求皇上不要离开雪儿。”

  皇上轻抚她的小脸,眸中满是宠溺道:“一直以来,朕尽自己所能的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可是这一次,朕做不到了,雪儿,一定,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皇上在雪贵妃怀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皇上死后,皇后和太子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竟将这个罪名嫁祸到了雪贵妃和百里御风身上。

  说雪贵妃联手她的情郎和赵国公府谋反,杀了皇上,且这一切都是百里御风出谋划策的,虽然他远在边关,却操控着京城的一切,事后还打算将这个谋反的罪名栽赃给皇后和太子,这样等他回来之后,便可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

  不过这一切却被皇上识破了,所以早就与皇后说了,皇后早已暗中写信给父亲和兄长,让他们带大军秘密来了京城,所以才平息了这场谋反。

  如此以来,皇后和太子顺利洗白,即便有知情人,这个时候也不敢对外说出真相,毕竟皇后和太子已经得势,说了就是找死,而且百姓不知实情,也不会相信的。

  事后皇后立刻去皇上的寝宫,到之前放遗诏的地方去拿遗诏,准备销毁,结果那天看到的木盒不见了,遗诏不翼而飞,这让皇后很震惊,也很愤怒。

  将寝宫里所有的人都抓起来质问,皇上身边的赵公公更是严刑逼供,依旧没有得到遗诏的下落。

  当务之急便是让太子赶紧登基称帝,国不可一日无主,太子身为储君,在大部分朝臣的支持下,顺利登上了帝位。

  而一些反对的臣子,在七王爷没有回来前,也没有轻举妄动,现在反对,无疑是以卵击石,只能等七王爷回京后再做定夺。

  之前得罪皇后和太子的一些人,太子称帝之后,立刻将他们抓获,也给朝中一些反对的人一个下马威,杀鸡儆猴。

  之后便是准备皇上的葬礼,各方诸侯和王爷纷纷接到皇上驾崩的消息,让他们来京城奔丧,其实也是想看看,有多少人支持太子,有多少反对,那些反对的人,自然是有来无回。

  这一刻,百里墨寒终于看清了皇后和太子的真面目,因为他一直都和百里御风在一起,他是否参与了京城的谋反,他自是心知肚明的。

  以前皇后一直与他说,百里御风如何的有野心,如何的心怀不轨,他便信了,因为他很少与百里御风接触,在皇后的怂恿和教育下,百里御风早早的便在自己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可这段时间一起作战,在边关的接触,他发现,百里御风根本就不是皇后说的那样,反倒是皇后野心勃勃,有不轨之心。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百里墨寒忍着悲伤询问,父皇已死,但害死父皇的人,绝不能让他们就此称心如意。

  “你信父皇是我母妃杀的吗?”百里御风问,他并不知百里墨寒心中是怎么想的。

  百里墨寒看向他眼神坚定道:“我自然不信,雪贵妃绝不会那么做的,这些年,虽然在皇后的怂恿下,我不喜欢你与雪贵妃,但我知道雪贵妃不是那种有野心的人,更不会做出杀害父皇之事,这一切都是皇后为了洗白而故意对外说的。”

  “我不但信任贵妃娘娘不会那么做,我还相信这一切与你无关,都是皇后和太子所为。”到了今时今日,若他还看不清时局,继续被皇后和太子欺骗,就是真的傻。

  百里御风叹口气道:“回去之后见到皇后和太子,千万不要表现出你对我的信任,否则你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百里御风点点头,看向远方的夜空,平静道:“皇后那个人最多疑,这些日子你与我在一起,她定会怀疑你是否背叛了她,这件事是否会信她,就算你表现的很相信她,她都不见得会相信你,若是你稍微表现出一点怀疑或者质疑,她都不会放过你的。

  “父皇被他们害死,回去后,你觉得我还会再与他们狼狈为奸吗?之前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被他们欺骗了这么多年,如今知道了,我绝不会再与他们为伍,我会为父皇报仇的,我绝不会让太子坐在那个位置上,他弑父陷害自己的兄弟,不配做一国之君。”百里墨寒愤怒道,他现在甚至怀疑,母妃当年的死就是皇后害的。

  百里御风拍拍他的肩道:“其实这一切都是皇后所为,太子也是迫于无奈,知道太子现在为何有这么大的变化吗?因为她被皇后控制了心智,皇上让国师给他用了禁术,所以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他所想的。”

  “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个人的性格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那么大的变化呢!这一定是有问题的。”百里御风分析道。

  “我一直都认为,是因为洛颜儿被父皇赐婚给了你,所以对太子皇兄的打击太大,他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没想到是被凌云霄那个妖道控制了心智,回去后我定要杀了那个妖道,让他给皇兄解了禁术。”百里墨寒愤怒道。

  百里御风如实相告:“之前我和颜颜去找过凌云霄,希望他能以大局为重,帮太子皇兄解了禁术,可是他却提出了一个很无礼的要求,让颜颜跟他修道,才答应帮太子解禁术,我们拒绝了他的要求,所以他也拒绝帮太子解禁术。”

  “这个妖道,与皇后一伙,罪该万死。”百里墨寒现在恨不得自己能生出翅膀来,插上翅膀,飞回去杀了皇后和凌云霄。

  洛颜儿这几日的心情都很低沉,父皇突然离世,母妃被继续关在冷宫,还被冠上了谋反的罪名,墨羽没有死,却也被皇后给关进了天牢,忠良被陷害,忠心的将士们死伤无数,如今天下落到了皇后和太子手中,只怕百姓以后的日子会水深火热。

  而单纯善良的百姓却信了皇后放出去的话,觉得这场谋反与风风和母妃有关,所以洛颜儿很担心风风若是回到京城之后,会被陷害治罪,好希望他不要回来。

  洛颜儿虽然很担心母妃,也很想进宫去给父皇守灵,可现在皇宫已经是皇后和太子的天下,自己去了,无疑是羊入虎口,皇后一直很想除掉自己,而太子对自己又虎视眈眈,所以她不能以身犯险,让自己被他们控制,成为将来威胁风风的把柄,为了风风,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可如今天下都已经落在了皇后和太子的手中,就算她不出去,别人却也会来找她。

  皇后虽然很想除掉洛颜儿,可为了控制住儿子,不让儿子脱离自己的掌控,她暂时不能杀了洛颜儿,而且百里御风还未回京,他手中有大军,到时又免不了一场交战,在胜负的危急关头,洛颜儿绝对能像雪贵妃那样,给他们带来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洛颜儿现在必须留着,她是控制百里御风最好的筹码。

  百里御风不愧是皇上的好儿子,和皇上一样,都是痴情种,这种男人,注定是要失败的,注定要毁在女人的手中,幸好她及早看清了这一点,控制住了儿子,否则儿子也定会为了洛颜儿,放弃一切的。

  洛颜儿得知百里云畅来了,坐在静兰苑中的桌前等着他,他倒要看看百里云畅能把她怎样。

  看到他走进来,洛颜儿依旧沉稳的坐着,没有起身,眼神冷漠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近。

  洛颜儿冷声道:“太子殿下,不,你现在已经是皇上了,新皇陛下,还请你注意自己的称呼,我是七王妃,我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即便你现在贵为皇上,也没有资格直呼我的闺名。”

  洛颜儿却冷冷的讥嘲道:“你说的那个百里云畅,早就死了,现在的百里云畅,杀父夺位,是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我怎会认识。”

  百里云畅在她旁边的位子上坐下,温声解释道:“颜儿,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是父皇他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的拆散了我们,将你赐婚给了百里御风,我恨极了他,你是我的,我怎能让你留在别的男人身边呢!我要抢回你,所以我才做了这一切,我现在已经是皇上了,我的话没有人敢不听,颜儿,回到我身边吧!我会封你为皇后,我会爱你一辈子。”

  “别做梦了,我是不会给一个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做皇后的,而你的这个皇位,早晚也会易主的,因为你不配坐在那个位子上。”洛颜儿愤怒道。

  百里云畅却有些生气道:“颜儿,你一开始留在七弟身边,只是为了帮我,现在我成功了,你为何不肯回到我身边?是不是百里御风给你说了什么?颜儿,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拆散我们,因为他知道我对你的在乎,所以他才会拆散我们,让我伤心,这样他便可趁机抢走我现在的一切。”

  “百里云畅,你想多了,我从一开始嫁给风风,就没想过做对不起他的事,更不会为了帮你而欺骗他,后来在相处的过程中,我真的爱上了他,若你真的要杀他,我宁愿与他一起死,也绝不会做你的皇后,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可知你现在的嘴脸有多可恶,我看了便觉得恶心,又怎会与你这种人在一起呢!还请你立刻消失在我眼前,我真的不想看到你。”洛颜儿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让百里云畅远离自己,对自己死心。

  “颜儿,你怎么可以对我说这些绝情的话呢!一定是百里御风挑拨的,你现在之所以不肯回到我身边,就是因为百里御风还活着,等他死了,你定会回到我身边的。”百里云畅的眸中闪过阴狠。

  “颜儿,是你逼着我杀他的,你越是爱他,越是不肯回到我身边,我越要杀了他,若不想让他有事,那你就回到我身边,或许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饶他一命。

  我会让人将嫁衣和凤袍送来,我给你三日的时间考虑,若是你肯嫁给我,做我的皇后,我就饶了百里御风,若你不肯,我定会杀了他,现在我是皇上,即便他手中有大军,回到京城之后,我也会收回的,他们也会听我的话,因为我已经找到了父皇藏起来的虎符,有虎符在,便可控制三军,即便将士们现在被百里御风怂恿了,回到京城,见到虎符,定会乖乖臣妇于我的。

  百里云畅却勾唇一笑道:“颜儿莫生气,朕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三日后给我答案,是嫁给我做我的皇后,让百里御风活,还是继续坚持你与百里御风所谓的爱,看着他死,你自己选。

  若你与我大婚,朕可大赦天下,到时不但雪贵妃会没事,赵国公和他的将士们,百里墨羽和一些被关起来的百里御风的党羽都会被释放,其实很划算的,我们的大婚可让那么多人活命,这些人的命,现在可都在颜儿手中。

  朕还有政事要处理,就先不陪你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百里云畅说完这番威胁的话,起身离开了。

  飞霜立刻劝说道:“王妃娘娘,你千万不能答应太子,若是你做了皇后,王爷回来定会疯掉的。”

  她爱的人是风风,自然不会嫁给任何男人,可是风风走的时候,她答应过风风,会好好照顾母妃,如今母妃被皇后控制,不知皇后是否对她用刑,若是因为自己拒绝百里云畅,而让母妃有事,风风回来,自己要如何交待。

  还有他的外公,舅舅,赵王皇叔,都被皇后和太子控制了,那些都是他的亲人,还有支持他的亲信,若是自己不答应太子,他们都会死,风风回来,自己要如何交待。

  可是她真的不想选择嫁给百里云畅,自己爱的人只有风风,怎么可以嫁给别的男人呢!

  摸向自己的脖子,岳老送给自己的骨笛,已经被皇后派来的人抢走了,不知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能用那个骨笛找高人帮忙的,所以派人来抢走了,想必是凌云霄告诉皇后的。

  不过还好那个骨笛不是任何人都能会吹的,是有谱子的,皇后即便抢去了,也唤不来岳老,如此岳老便是安全的,不想因为那个骨笛,让皇后的人将他引来,给他带去危险。

  百里云畅回去后,便让宫人送来了嫁衣和凤袍,凤印,洛颜儿却气愤的将这些东西统统扔到了地上。

  如今皇祖母和十七叔也被皇后和百里云畅控制在了宫里,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右相,不知道右相现在如何了,如今七王府已经被百里云畅的人控住了,她也出不去,只怕右相即便没事,也进不来,自己连找人帮忙都找不到。

  转眼便过去了两天,明天便是答复百里云畅的日子,自己却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该怎么办?

  “嘘,小点声,是我。”来人穿着和太子派来的侍卫一样的衣服,而当抬起头说话。

  萧墨尘得意道:“这还要说先皇英明,之前给了我一个令牌,让我可随意游走傲岳国每一个地方,让我替民做主,严惩贪官污吏,这些年,我帮了不少的百姓,在百姓心中留下了一个极好的印象,百姓都知道我是一位清正廉明为民做主的好右相,若是皇后敢对我动手,定会引起民愤的,如今太子刚登基,龙椅还未坐热呢!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百姓的反对,所以为了安抚百姓,他们现在也不敢杀我的,不过却将我囚禁在了右相府,给我找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差事,让我在右相办公,其实就是软禁。

  不过我萧墨尘是什么人,想出来,岂是她能拦得住的,我早已找过圣雪神医,让她给我做了两张人皮面目,一张我的,一张普通人的,我让可信之人戴着我的人皮面具留在府中假装成我,而我再带上这个普通人的人皮面具出来,刚才在你们七王府外打晕了一个侍卫,扒了他的衣服换上,顺利的进来了。”

  洛颜儿立刻朝他竖起了大拇指:“难怪父皇之前怎么都不肯放你走,你果然厉害。”

  “唉!既然皇上给了我这个使命,那么我也不能辜负他老人家,免得他晚上来找我算账。”

  萧墨尘笑道:“他不会生气的。好了,还是说正事吧!今日我来,是来帮你的,新皇逼你嫁给他的事,我都听说了,没想到你都嫁为人妇了,他还对你如此痴情,魅力不减当年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明天便是百里云畅说的三日期限了,我该怎么办?我绝不能嫁给他,我是风风的妻子,这辈子只能和风风成亲。可是太子拿他的亲人和亲信的性命威胁我,我真的很为难。”洛颜儿说出自己的为难处。

  萧墨尘道:“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将那些人都救出来,然后你们也离开七王府,让所有能威胁到你和御风的人统统离开,脱离皇后和太子的掌控,如此御风回来,便可毫无顾虑的与太子决一死战。”

  “说的容易,要想做到谈何容易,就凭我们几个人吗?岂不是天方夜谭。”洛颜儿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她手中又没有兵马,二哥手中的人马也都被太子和皇后控制了,右相是文臣,手下也没有什么人。

  “今晚我冒险过来,就是要问你一件事,御风走前可有给你什么东西?”萧墨尘问。

  “你再好好想想,可以调动他暗中人马的东西,我们只有今晚一晚的时间了。”萧墨尘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洛颜儿身上,御风不可能不做准备的。他的亲信我都问过了,他没有留下可调动暗卫的令牌,现在只剩洛颜儿了。

  “调动暗中兵马的东西?那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会交给我呢?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不懂这些的。”洛颜儿说。

  “你再想想,令牌之类的东西。”萧墨尘不相信御风没有留下,若是真的没有留下,他们可就真的要被皇后和太子控制,任由他们威胁了。

  “或许不是令牌,玉佩之类的东西呢?”萧墨尘又问,其实能调动暗卫的东西,他也没见过,具体是令牌,玉佩,还是别的东西,他也不知道。

  “颜颜,之前你从我身上抢走的玉佩还在吗?”百里御风看着她,嘴角勾着笑容询问。

  百里御风宠溺的点了下她的鼻尖道:“你忘了,之前我们进宫,你帮我演戏,从宫里回王府的马车上,你说让我谢你,便抢了我身上当时带的玉佩做答谢。”

  洛颜儿立刻想起来,笑道:“那时的我们还没有相爱,所以我处处敲诈你的钱,那个玉佩的确是我抢过来的,当时我还想将它当了换成钱呢!可想到你当时威胁我的一句话,说好生保管,我害怕真的当了,你会治我的罪,便一直留着了,就放在梳妆台里了,因为是男士玉佩,我也不能佩戴,就让它一直在梳妆台里睡大觉了。

  为何突然问这个,是不是怕我给你卖了?不过一块玉佩而已,至于那么小气嘛!”

  “颜颜,那块玉佩见证了我们相爱,一定要好好留着,千万不能当了或者卖了,若我走后,京城出事,可拿着那块玉佩去找右相,他会明白什么意思。”

  洛颜儿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反正我现在也不缺钱了,放心吧!不会把那块玉佩给当了的。”

  思绪拉回,洛颜儿惊喜道:“我知道你说的东西了,我这里的确有一个,风风临走前说,若京城出事了,就让我拿着那个玉佩去找你。”

  “一定是那块玉佩,太好了,我就说御风不可能不做准备的,玉佩在哪里?”萧墨尘追问。

  洛颜儿刚要说,突然留了个心眼,打量着萧墨尘质问:“你真的是右相?该不会你是皇后派来的人,脸上带着人皮面目假装右相骗我吧?”

  萧墨尘无奈的叹口气道:“王妃娘娘,都什么时候了,咱能别开这种玩笑了吗?”

  “这不是玩笑,现在是非常时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必须要小心谨慎,你必须让我检查一下,否则我不会把东西交给你的,风风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我,是希望危急关头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我可不能让他失望。”

  “你的力气也太大了吧!我这是正脸,你都快把我的真皮给撕下来了。人皮面具脖子上会有接缝的,我的没有。”萧墨尘无奈道,自己干嘛与她说人皮面具之事啊!这个七王妃本就与一般人不一样,真不敢在她面前自夸。

  洛颜儿又检查了萧墨尘的脖子,的确没有接缝,然后脑洞大开道:“你该不会是穿了一个整个的人皮吧!这样在脖子上就没有戴人皮面目的接缝了。”

  萧墨尘听后吓得赶紧攥紧自己的衣领道:“你,你要干嘛?你该不会要让我扒光衣服检查吧!七王妃,你可要慎重,男女有别,这可不妥。虽然我平时被封为风流右相,但我这个人内心还是很保守的,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玩玩而已,我可没有在女人面前一丝不挂过。”除了怡香院的那次意外。

  洛颜儿白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本妃可没有那癖好,这里有暗卫,是男的,我让暗卫给你检查。”

  “这件事必须证实清楚,否则我不放心,我情愿错过今晚的机会,也不能让风风留下的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入坏人之手。”洛颜儿一脸认真道,这里的人都太有心机了,她不得不防。

  洛颜儿立刻将暗中保护她的暗卫叫出来两个,让他们带着萧墨尘去内室检查,进去之前嘱咐暗卫,要好好检查,用力撕他身上的皮。

  于是萧墨尘被一番折磨之后,终于被确定了身份,真的右相无疑,这下洛颜儿才放心。

  萧墨尘却委屈道:“等御风回来,我一定会向他告状的。”幸亏他平日里习武,身体好,否则被他们这一顿折磨,还不得丢了半条命啊!

  洛颜儿却不屑道:“我是为了大局考虑,风风会理解的。”然后走到内室,将那块玉佩拿出来,递给他:“你看看是这个吗?”

  萧墨尘仔细打量着玉佩,在玉佩中间发现了一个很小的“隐”字,惊喜道:“没错,就是这个,这个便是可号令暗卫的隐令。御风还真信任你。”

  听萧墨尘这么说,洛颜儿心中很感动,原来风风早就信任自己了,即便当时自己还没有爱上他,将他的这个隐令抢过来,他也没有要回去,这么重要的东西,他竟放心放到自己这里,或许他是想试探自己,可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说过这个玉佩的事,他对自己竟如此放心了吗?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到了自己手上。

  萧墨尘又与她商议了逃走的计划,然后拿着隐令离开了,他要把威胁到洛颜儿和百里御风的人都救走。

  百里云畅听后很高兴,立刻让人准备册封皇后大典,亲自来看洛颜儿,想亲口听她说。

  洛颜儿叹口气道:“你都如此威胁我了,我还能怎么办?但我有个条件,我们大婚时,你要将京城的城门打开,把京城门口的将士们调走,让你赦免的那些人可顺利出城去。”

  “既然如此,就尽快大婚吧!有些将士们受了重伤,再待下去,会死在天牢里的。还有,今天就派人先将母妃和墨羽皇叔送出京城,我是她的儿媳,却要嫁给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心里不舒服,毕竟她之前对我很好,如今她在冷宫,我却成了你的皇后,想想心里便难受,万一到时因为心情不好,而在册封时反悔了,你会很难堪的。”洛颜儿要求道,因为母妃在宫里,到时怕不好逃出来。

  洛颜儿冷声道:“你是怕母妃走了,我会改变主意是吗?我都被你控制了,就是想改变主意,你觉得我有机会逃出你的魔掌吗?

  就算没有了母妃,还有那么多无辜之人,还有赵国公,他是风风的亲外公,我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样我心中便不会有压力了,既然如此,明天便举行册封仪式吧!能来得及准备吗?”洛颜儿问。

  百里云畅点头道:“来得及,我已经让人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只等着颜儿点头了。”

  洛颜儿讥嘲一笑道:“你还真了解我。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放走母妃的事,先不要告诉你的母后,若她知道了,定会阻拦的,若是母妃不能顺利出城,我是绝不会嫁给你的。”

  “颜儿放心,我会瞒着母后的。”百里云畅承诺道。上一章章节目录新书推荐:

  《爆笑王妃宠翻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可信网站验证向钓鱼网站开火公司变更与注销的区别是怎样的

http://www.wvw-180000.orgwww.wvw-180000.com,天龙心水论坛,www.48983.com,www.48kj.com,www.46681.comwww.wvw-180000.com,天龙心水论坛,www.48983.com,www.48kj.com,www.46681.com
关键词6| 99224曾道救世网官方网站| 香港大型免费门尾图库|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马经平特马经生肖图库彩图| 六合彩资料|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图| 正版综合资料一二三份无错版| 彩吧图库彩报中心| 状元红高手心水论坛|